大发客户端

                                                                      来源:大发客户端
                                                                      发稿时间:2020-08-03 14:55:14

                                                                      中方无意参加所谓的“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这一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中国的核力量与美俄不在一个量级,中国参加核裁军谈判的时机远未成熟。在此情况下,美方一再兜售中俄美三边军控主张,炒作“中国因素”,意在转移国际注意力,为其退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制造借口,谋求自我“松绑”和绝对战略优势。中俄双方对此都看得非常清楚。我们认为,作为拥有世界上最大核武库、开展核试验次数最多的国家,美国应正视国际社会关切,切实履行核裁军特殊、优先责任,积极回应俄方关于延期《新削减战略核武器条约》的诉求,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削减其庞大的核武库,为其他核武器国家参加多边核裁军谈判创造条件。

                                                                      中方不参加三边军控谈判,并不意味着中方拒绝参加国际核裁军努力。中方一直积极推动裁谈会、五核国机制,就降低核战争风险、维护全球战略稳定开展实质性工作。目前,中国已完成加入《武器贸易条约》的所有法律程序。这是中方致力于打击武器非法贩运,坚定维护多边主义和国际军控机制的又一实际举措。中方随时准备在中国、俄罗斯、美国、英国、法国参加的五核国框架内讨论所有涉及战略稳定和降低核风险的问题。

                                                                      四、中俄双边贸易额是否受疫情影响大幅下滑?是否有将贸易额提升至2000亿美元的措施计划?疫情过后,中俄经贸和投资的哪些领域有望恢复增长?

                                                                      据中方统计,2020年上半年,中俄贸易额491.6亿美元,同比下降5.6%。其中,中国对俄出口209.4亿美元,同比下降6%;自俄进口282.2亿美元,同比下降5.3%。尽管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造成一定冲击,但中俄贸易额在疫情期间仍表现出较高的韧性,与其他贸易伙伴相比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上半年贸易额下滑主要是大宗商品价格下跌所致。随着两国在疫情常态下加快复工复产,中国对俄出口的降幅逐步收窄,自俄能矿产品、农产品等进口持续扩大。未来随着人员和货物往来逐步恢复,相信两国贸易额将加速回升。

                                                                      九、美方将对“涉嫌侵犯人权”的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部分雇员实施签证限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将采取什么措施?

                                                                      2018年春,俄联邦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通过议会发表国情咨文,向公众介绍了俄罗斯无人攻击潜艇的信息。但早在2016年12月美国中央情报局就曾宣布,俄罗斯已经测试了深水核动力装置。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日消息,美国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发言人1日表示,考虑到北卡罗来纳州的防疫措施,计划于8月21日至24日在该州夏洛特市召开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投票活动不对媒体开放。

                                                                      十一、日本防卫省年度报告《防卫白皮书》特别指出,中俄加强军事合作导致日本对保障国家安全的担心上升。您如何评价日本防卫省的这个结论及其依据?

                                                                      虽然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经济和中俄经贸合作带来冲击和挑战,但中俄贸易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双边贸易长期向好的发展趋势也不会改变,我们对双边贸易额实现2000亿美元目标充满信心。

                                                                      八、针对美国通过“香港自治法案”中方将采取哪些措施?